胡少明的空间
                     胡少明的空间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每日心情 |  好文欣赏 |  教学点滴  |  教材教法 |  教育活动 |  课程改革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2 篇文章   3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胡少明
学校:桂园中学
空间等级:4 >
现有积分:122
距离下一等级:28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1091

 
最新文章
 
学生佳作集锦
亦喜亦忧叹作文
称谓不一,非漫与也
巧用《语文读本》,训练语文能力
议论文教学中的“语文味”研究
“生本式”语文教学初探
 
随机阅读
 
2020年夏泳61
自由泳移臂没有唯一的标准,也许不用刻意去.
让全职太太滚出去,张桂梅做错了吗?
练习3解答
N师6 期 第一课 改变
新中国的反击,一击破万招
 
推荐文章
 

11月
26 2008
 

称谓不一,非漫与也


   作者:胡少明 发表时间-16 :0:23  阅读( 332 )| 评论( 0 )

称谓不一,非漫与也


 


《古文观止》首篇《郑伯克段于鄢》中间有一段解释文题,说:“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意思是说,太叔不讲孝悌之道,所以不称“弟”;如同两国的国君在交战,所以用了“克”字;称庄公为“郑伯”是讥讽他对弟弟不加管教。


这段话对庄公、叔段的称谓异变作出的解释,正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称谓不一,非漫与(随便)也。”①不论是文学作品还是历史著作,对人物的称谓都很有讲究,有时还匠心独具,值得我们详加推敲,细细体会。


人有异称,其形可疑  对同一个人物,给以不同的称谓或称说,往往是为了从不同角度展示人物的性格,突出人物的身份。他们一时一处的称谓,并非人物身份、性格的全貌,甚至还不是透底之言。只有通读过全文,核实过人物的形迹之后,才可以下结论。


如巴尔扎克的小说《守财奴》。


当葛朗台发现梳妆匣,就“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一样,“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时,作者称他为“老头儿”。七十六岁的老家伙了,当然是“老头儿”,可是他的行动好似一头老虎一样纵扑自如,便捷有力。其实不副其名,形迹可疑。究其因,原来是梳妆匣上的金子使他兴奋,使他另具活力。作者称他为“老头儿”是讥讽他见了金子就不要命,所以作出有违生理规律的行动来。当“他手臂一摆,使劲一推”,要从女儿怀里抢夺梳妆时,作者称葛朗台为“箍桶匠”。“箍桶匠”是发迹时的身份,那时只认钱不认人;此时此刻,他是父亲,欧也妮是女儿,但他看到金子,便忘了父女亲情,仿佛“箍桶匠”之于陌生人一样可以强取财物。作者称他作“箍桶匠”,其实是讽刺他野蛮的行为,否定他“父亲”的身份。在这里,我们从不同角度认识葛朗台,把不同印象联系起来加以思考,便可以更深刻的认识葛朗台这个人“看见金子,便要占有金子的执着狂”性格的全貌了。


又如德龄公主的小说《御苑兰馨记》的一段描写:


可是荣禄忽然忆起这不是兰而是慈禧,所以磕下头去,以头触地,他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于是兰也想起来了,她又变成了慈禧。兰原已伸出的纤纤玉手,意欲抚慰荣禄,可是慈禧却迅速将手又收了回去。


兰姑娘与慈禧本是同一个人,但两种称说代表着人物发迹史的不同阶段,包含着人物之间的特殊关系。在未入选前,慈禧是兰姑娘,那时她是满洲公子荣禄的恋人。兰姑娘被选入宫,作了贵妃,叫慈禧;后来还作了皇后。荣禄则成了禁卫军统领。两个人的关系大变。偶然相遇,旧情复萌。片刻之后,荣禄忽然忆起这不是兰而是慈禧,所以磕下头去,行君臣之礼。兰姑娘也想起来了,她又变成了慈禧,她不能失去皇后的尊严。原已伸出的纤纤玉手,也迅速收了回去。作者运用不同的称谓,描写了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君不君,臣不臣,以及他们复杂的心理变化,最后都回归各自的现实身份——君君,臣臣。他们的称谓错综变化,是因为他们的形迹可疑。只有循此分析,才不难理解。


变化称人,其心可诛  司马迁在《史记•魏其武安列传》记魏其侯窦婴、武安侯田蚡和灌夫三人的事。窦婴已经失势;田蚡正在得势,升做丞相;灌夫和窦婴交好,和田蚡结怨。在这样的情况下,灌夫对田蚡,始终称“将军”,好象不知道他做了丞相,这里显出灌夫的不满。窦婴已经失势,然而懂得世故,当前背后称“丞相”,表尊重。但当听说田蚡要他的城南田,心中怨恨,就称做“将军”表示他的不满。对人称呼变化,称人者的动机值得检讨。


教材中《鸿门宴》里对项羽,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称为“项王”;只有沛公刘邦当着项羽的面时除外。刘邦到鸿门谢罪,说:“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称项羽为“将军”,是对项羽跟自己一起“戮力而攻秦”,却“政由羽出”不服,是对自己“先破秦入关”该封王而未得不满。在这里,刘邦的不满之意,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鲁迅小说《阿Q正传》:革命党要进城了,阿Q神气起来,要“造反”了,使得未庄封建势力的代表人物赵太爷们对阿Q不断的改换称呼,先“老Q”再“阿Q”,最后居然叫起“阿……Q哥”来。赵太爷们的改换称呼,自降身份,低调待人,居心叵测,动机不纯,需要揭穿。


对比称说,其心可明  作品中,某个人物(有时是作者)对同一个人前后使用不同的称呼,表示立场有所变化;或者用第一人称的同时对另一特定的对象使用第二、三人称,可以表示立场对立。


如《诗经•硕鼠》:“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诗经•伐檀》:“彼君子兮,不素食兮。”对统治者用“尔”“女”“彼”,对自己用“我”显示鲜明的对立,表现了奴隶们誓与剥削者决裂的愤恨情绪。②


又如二月河的小说《康熙大帝》第49回“忠王掞查情换门庭”写道:


“我是个道学家。当初教太子时,我其实知道他好色而淫,几番用天理人欲之理规劝他。可他到底不听我这老朽的话,既害己,又害了人!”说着,他动了情,脸上老泪纵横……“我在他身上用了多少心血!……不置田庄,不娶妾,不续妻,一门心思教出个好皇帝……全部付之东流……我好痴!我好苦的命……


王掞是太子的老师,他对太子尊敬有加,在此之前,口口声声都是“太子”“太子爷”,即使是两度被黜之时,仍是忠心不变。直到最后知道胤礽是扶不上墙的阿斗,觉悟自己一生的心血一切都白费了的时候,才对着雍亲王流涕诉说,划清与前太子的界限,把前太子当作“他”人,表示自己愿意改换门庭。


再如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里的一段话:“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最大的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地板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有人说这句话暗含作者“不能用更好的形式来纪念烈士而感到深深的歉意”③。这显然是错了。其实鲁迅在这里用“我”“它们”这对比的称说表明了自己与非人间的对立,刘和珍的死导致我的苦痛,因为我是刘和珍的“亲”;“它们”快意于刘和珍的死,快意于我的苦痛,是因为“它们”是刘和珍的“仇”,也是我的“仇”。这是作者在逝者灵前的表态,也是盟誓:将与现政府势不两立,将与进步青年一道跟现政府斗争到底。这件祭品对于用死警醒来者的刘和珍已经很丰厚了。


此外,古代文化常识中有对人称字,对己称名的规矩。因为是常识,众所周知,所以不再赘述。


文学作品的称谓异变,是作家刻意为之;历史著作中的人称变化,“貌似记言,其实出自史家之心摹意匠。”④


注释:①钱钟书《管锥篇•史记•魏其武安列传》


②高级中学语文第五册《教学参考书》第34页


③高级中学语文第一册《教师教学用书》第51页


④钱钟书《管锥篇•史记•魏其武安列传》


上一篇文章:巧用《语文读本》,训练语文能力    下一篇文章:亦喜亦忧叹作文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