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娟的空间
                     张秀娟的空间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音乐     推荐文章 

李原空间 |  动心时刻 |  每天快乐一点点 |  每天收获一点点 |  有一种印象,与城市同质——写在培训之初 |  光阴的影子 |  世态百相 |  一天二十四小时 |  学校练笔 | 
本博客空间统计:   62 篇文章   28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张秀娟
学校:布心中学
空间等级:15 >
现有积分:699
距离下一等级:1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542

 
最新文章
 
画意迷情周庄游
有一种情谊,乐在途中
以人为本,以恕为道
有一种印象,与城市同质——写在培训之初
8月20日:大姑父的“生基”
7月25日:四位小旅伴
 
随机阅读
 
20181103-04活动记录
20181021夏泳58
20181020夏泳57
20181014夏泳56
20181013骑行记录
找次品
 
推荐文章
 

8月
20 2009
 

8月20日:大姑父的“生基”


   作者:张秀娟 发表时间-20 :12:14  阅读( 513 )| 评论( 1 )

上午十点多,在汕尾陆河径头村,身材矮细、表情几十年如一日地波澜不惊着、现年65岁的大姑丈带着我、我姐11岁的儿子去看他的“新居”。

走过乡间小路,踏过一条细型小桥,用脚拔开野草,爬了20几米的坡,面前有三座坟墓赫然。

矮小的大姑丈坐在最新的坟墓对面的石头上说:“这就是我的生基。我右边那个是我爸爸的,我左边那个是阿雪(他老婆)的。”

“生基”是他百年后的窝。是生人为自己身后做的坟。是现在活得好好的大姑丈为自己“去世”后做的“新居”。

他说得很自然,甚至是很自得。他那一副志满意得的样子把我那点突跳起来的惊愕平复了下去。

这是活着的人面对死亡这一现实的坦然。是活着的人对人生历程的看透。是一个平常人幸福怡然的活着。

大姑丈娶妻生子,含饴弄孙,工作一搭搭地做着,不富贵不贫穷,为人善,广积德,把一位平常人一生中要做的事情都做了,然后很自得地做了属于自己的最后一件大事——生基——大姑丈是个站在人生的地平线上豁达生活着的农夫,是个生活的智者。

他全然知道活着怡然,死后静美。

婴儿不能选择何时临盆,活着的人却可以为自己选择走后的居所,特别是在那块一直属于他们家族的山头上,大姑丈可能是觉得换个地方睡觉而已。在向阳的这边睡觉时会做梦,在向阴的那边睡觉时不用做梦就到了天堂。

周围非常寂静,随风拂动的萋萋荒草,高大的橄榄树,婆挲的桂圆树,都作为现世的存大,因为崭新的坟冢,却又就站在人世的边缘,守着阴和阳的一土之隔,守着生了死之隔,守着顺应和忽略之隔。

大姑丈说该为我的爸爸做一座吧。

我心格登一响。

不可以!我理解甚至敬佩大姨丈,却立即不同意他的建议。

活着人每天向着太阳活着,哪能每晚还想着身后黑黑的死穴。一个人如果找到“新居”会提醒着他的亲人身后有黑黑的土穴在等着他。

我不要这种残忍的提醒!

我笑着说:“我奶奶还健在着呢。她都没找呢。”

“没事了。做了还能‘压运’呢(能带来好运气)。”大姑父说。

“噢……”我注意到了来时没留意到的此刻在有落差的下面的一个旧坟冢,问那是谁的?

“那是我弟的。”大姑父说。

天,电光火石般,我眼前闪现四五年前一个镜头,一位长得跟大姨父很像的但脸色黑腊的男人在前面的摩托车上风驰电掣,我们一家老少五个人跟着他在攀位于深圳清水河的一条越攀越陡的坡,去看他还未完工的一幢八层楼高的房,他因资金问题想找我们合伙建完出租。最终,我们没看上楼房。那次的相见是我们第一次见,也是最后一次见。不久,听着他因鼻咽癌晚期而走,走时四十多岁。留给我们这些做亲戚的叹出无限惋惜。

许久许久,我都无法把那个摩托车上的叔叔跟灰色的墓地里的白骨联系起来。这里,太寂静,突然而至的清风,变成轰响。随风而扬的各式植物,似乎都藏在岁月的源头上,藏着人生的秘语,无休无止地生长着,无声的坟茔却是一个人的休止符,却是无缘无际的岁月河流中升华了的一粒小水珠。这里,已把他的人生埋葬掉,把他的知觉埋葬掉,把他的牵挂担忧埋葬掉,把他跟尘世所有的联系埋葬掉……这里的人生哲理是,他在短短的几十年的历经中所有的喜怒哀乐绝对不再有人提起,但是,跟随着他的真实的却又是每时每刻的喜怒哀乐,其它的都成了一方小小的墓地容不下带不走的东西。两手空空来,两手空空走。

我不想再逗留了。大姑父喊我摘些坟前的豆叶回去煮擂茶。我总觉得那些豆叶滴上了些阴气。说不准,它们是逝者用来呼吸的气脉。不敢摘。我那小外甥自作主张摘了,惹得一身痒。我喊他立即停手,别再动这里的气场了。大姑父的通达生死不是谁都可以的。

大姑父说摘些橄榄给我们吃。我望一眼高耸入云的橄榄,心想如果是最靠近太阳的那一颗我才敢吃。

又踏着已经伏倒在地的野草,跳过溪水小桥,闪过泥泞田垄,走在乡间小路上,看着近处白鹤栖停翻飞,远处青山连绵,高处白云运走,蓝天静默。再瞧瞧看着我长大并一直看好我的表情平静慈祥的大姑父,望望在感情上已经信任依恋我的小外甥。
  祝愿,每份存在自然祥和,岁月静好。

 


上一篇文章:7月25日:四位小旅伴    下一篇文章:有一种印象,与城市同质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
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文锦中路螺岭小学综合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