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光辉的空间
                     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最新阅读 |  速读 |  难忘时光 |  悦读 |  心情驿站 |  茶酒人生 |  家教分享 |  家乡 |  2018葡西之旅 |  学习资料 |  家庭教育 |  教学音频画 |  我的收藏 |  高三岁月 |  高三教学 |  高三课件 |  高三试题精选 |  粤版新教材课件 |  粤版新教材教学 |  粤版新教材试题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1055 篇文章   786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丁光辉
学校:罗湖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空间等级:57 >
现有积分:103705
距离下一等级:6295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

 
最新文章
 
心醉深秋( 文:云草)
霜降:秋天的最后一次回眸(转)
变老的时候(转)
“南昌起义”参加者——30位黄埔生名单一.
红色特工郭汝瑰觉得自己快要暴露想撤离,不.
庐山会议上,九位元帅是如何看待彭德怀的?
 
随机阅读
 
2020年夏泳61
自由泳移臂没有唯一的标准,也许不用刻意去.
让全职太太滚出去,张桂梅做错了吗?
练习3解答
N师6 期 第一课 改变
新中国的反击,一击破万招
 
推荐文章
 
2020广州一模(一测)12篇标杆作文、.
2018年感动中国人物!
新学年校历
快看!最全2018高考作文题汇总来了
2018年高考作文题出炉!附专家解读各省.
2018年, 我们拿什么留住教师?

4月
16 2020
 

“黄吴李邱”之老表——邱会作将军


   作者:丁光辉 发表时间-7 :30:3  阅读( 723 )| 评论( 0 )

 

PART




文革期间所谓林彪四大金刚“黄吴李邱”,

江西老表就占了三位——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如果再加上文革初期就被打倒的总政部主任肖华,当时江西老表就占据了空军司令、海军政委、总后勤部长等军委核心部门领导。


虽说江西革命老区上将只出了三位,大将、元帅一个没有。但文革中老表占据军委各兵种、各总部主要领导职位,却也曾在军中风光无限。



“四大金刚黄吴李邱”,除了湖北籍的黄永胜是主席秋收起义的正宗井冈山背景,其他都是江西红小鬼出身,14/16岁就参加革命,所以在文革中都还是少壮派的干部。


他们都在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文革期间除了掌管自己的“自留地”空军、海军、总后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1967年开始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中央军委办事组成员,并都兼任了副总参谋长。

1969年,在党的九大上他们还一起当选了中央政治局委员。

 

1971的林彪九一三事件后,他们又是“难兄难弟”,身陷囹圄,长期处在隔离审查当中。

1981年1月25日他们同时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作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主犯判刑。但随即保外就医,异地安置。


当年在庭上公审时,黄永胜已病入膏肓、吴法宪痛哭流涕、李作鹏被人强行摘下标志性的墨镜时,有人说终于看到李墨镜背后阴险的眼睛,李作鹏怒吼,“老子眼睛是抗战时被日本的毒气弹熏瞎的,你们没有资格对我的眼睛说三道四”。


邱会作态度最诚恳,庭上对自己曾经整过的干部家属道歉。邱在四大金刚中罪状最轻,但也只是象征性比其他三人少判了一年。




PART



二〇〇八年十月,
距离北京——中国的权利中枢1680公里远的江西兴国县高兴乡的一个小山村,与吴法宪一样,邱会作将军去世六年后骨灰安葬在江西老家,少小离家革命,最终魂归故里。“八宝山革命公墓是不让进了,但故乡的山水却敞开了怀抱”。

作为当地的骄傲,将军们的故乡也都树立了他们的大型雕像。江西人民好啊,严嵩、张勋等都能放过,何况这些曾为新中国革命立下赫赫战功的开国功臣。

 
在邱会作的墓前大理石上,醒目的刻着一幅对联和一块石碑,上联是“勤恳勤俭勤巧办事”,下联是“为党为国为民一生”。

石碑上则篆刻着1967年周恩来在总后一次会议上的讲话片段,周在讲话中称,“邱会作是个坚定的红军老战士,是个很称职且做的很出色的后勤部长,是历届后勤工作最好的一位,这不是我的看法,也是党中央、毛主席的法。”

这实际就是总理的看法,
把主席、中央扯上,无非是加大为邱会作“站台”的力度。与其说邱是林彪的四大金刚,不如说邱会作实际上是总理在军队的代理人。


林彪事件中“黄吴李邱”,邱排名最后,他既没有黄永胜“总长”那种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也没有像吴法宪那样自己的空军地盘成了“林立果政变大本营”,更不像李作鹏那样涉嫌放跑了山海关那架诡异的三叉戟飞机。

他不过是历史的选择而站错了队。
正像他所辩解“林彪是军委副主席,是毛主席的接班人,不和他搞一起和谁搞一起”?和林彪搞在一起的多了去了,不止“四大金刚”。否则在当年九大庐山会议时,林彪讲完话,陈伯达一鼓动,众军头、老干部群情激奋,大有把“庐山炸平”,借机提前推翻文革之势,当时连一向冷静沉稳的张春桥都有点坐不住了,从不散烟的他也递给了坐在旁边的邱会作一根。

从历史关系山头上讲,他更是主席、总理的人。文革的党内历史按主席“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角度就是高层互整互揭的历史,运动中领导人物的命运跌宕沉浮,山头、派系此起彼伏,细究起来,都有过错,还原当年真实的历史,谁也没充足的底气指责别人。文革中第一批落难的大多恰为当年“反右运动”时的台上领导,文革中崛起的一派大多后又被当代史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架上。

邱会做这名字取得真好,
他的确是会做事、会做人。所以人送外号“教师爷” 。
在战争年代中他积累了不少人脉,幸运地靠上了总理、林总乃至主席这些“大树”。他的能力也表现在人际关系处理上,用现在的话说,他是情商很高的人。最突出的是,和他共过事的领导无一不器重他、喜欢他。

从1959年到1971年,
他作为军委的核心成员长达12年之久,
高层的斗争如此激烈,其间“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人事变迁扑朔迷离,而他总能逢凶化吉、游刃有余,不能不说是一种本事。

他处事精明周到,性格上不像李作鹏那样高傲生硬,行为举止上也不会像吴法宪在党内批斗会上屡有惊人之举(如武汉军区720兵变事件后,当场甩了被批斗的陈再道一巴掌)。
只可惜最后因为时代戏弄,高处不胜寒,划进了林彪的圈子。说不清、道不明,也不可能让你说清道明。

邱会作夫人胡敏当年也是为了革命理想甘于奉献牺牲的老同志。抗战时,她是新四军四师的卫生所长。由于对待伤员非常负责、敬业,为此师长彭雪枫对她评价极高。后来他们回到延安,听说彭雪枫牺牲,胡敏大哭一场。

她和邱会作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儿,但艰苦的战争年代,使得孩子出身不久就送到老乡家寄养。解放后寻找到时,孩子已因病过世。
老乡向她描述,孩子“临走”前,
他们对这个孩子说:“我们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的父母都是当兵的”,孩子听完后对他们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就闭上了眼睛,胡敏听完后当场心痛的昏倒过去。

胡敏也会“做人”,
她是林彪妻子叶群在四大金刚夫人中私交最好的。所谓“林立果选妃”出力最大的就是胡敏。
但话又说回来,帮老领导的儿子介绍个对象有什么错,况且林彪像主席一样,对子女的婚姻对象都倾向于找工农子弟出身的,甚至有些排斥在干部子弟圈子里找,追求所谓的门当户对。

这难道不是一种打破阶层固化,反世俗的革命精神吗?子女婚姻对象不在自己熟悉的高干圈子里找,范围一扩大,动静自然也就大了点。
但何罪之有。

其实胡敏也在这过程中夹带了点“私货”,
顺带为自己的子女挑选对象,例如她就把看中的一个女子“截胡下来”介绍给了自己清华大学毕业的二儿子邱晨光。
邱家大儿子邱路光与文革中被造反派打死的煤炭工业部部长张霖之的女儿相恋已久,胡敏很想促成此事,但又担心政治影响。她先去找林彪妻子叶群倾诉,没想到自己倒还平静,“闺蜜”叶群听着听着,感动的哭了,经叶群提醒,后来她又请示总理,经总理特别批示:当然可以结婚。

老大邱路光在文革前的北京男四中(北京最好的中学,没有之一)也是品学兼优的风云人物,文革早期联动的骨干分子,在干部子弟中人脉极广。孔丹(原中信集团董事长)在其回忆录中也提到过。


 
PART



邱会作出生在号称将军县的江西兴国。
兴国与湖北红安是全国有名的将军县,兴国将军多为一方面军,红安多为四方面军。
中央苏区扩红时,23万人的兴国有近八万人参加红军,据邱会作回忆到解放后活下来的只有200来人,其中54人成为了开国将军。

兴国县三寮乡同时也是中国著名风水堪舆派的祖庭,兴国出将军、出烈士,也出风水大师。


邱会作将军全家可谓根正苗红,
家庭成分在那个时代可谓赤化到底,绝对OK。他14岁参加革命,儿童团长出身。祖父是苏区检查站站长;父亲是村土地委员会委员;母亲是妇女挑担连(为红军挑物资的运输队)的排长;哥哥是赤卫队员出身后参军,三代同堂干革命。

村苏维埃开会,他全家三代人一起去。兴国虽说是苏区模范县,但像邱会作这样全家参加红色革命的家庭并不多。

邱的哥哥很早就牺牲了,弟弟文革时当过当地的公社书记,后受九一三事件牵连。
母亲在文革初期因为听说邱会作被打倒,在家乡气疯了,1968年被邱接到北京治病,却不久又遇到了71年的九一三事件,被赶出病房,活活饿死,没享到儿子的清福。
  
邱会作读过两年书,认识字,这在当年红军地方队伍中并不多见,他最早参加的红军基层部队中从连长到士兵都是“扁担倒了都不知道是个一字”,全连只有他一个人认识字。

早期的邱会作连共青团,与AB团都分不清楚,因为自己曾参加过共青团以为就是AB团,吓得大病一场,看到处决AB团的残酷场景,立刻吓得赶紧跑,心理素质极差。老徐感叹,领导也是人,早期可能还不如我们。

参军的邱会作并未在基层作战部队待多久,
就由红五军团选送到瑞金的中国工农红军学校学习。毕业后邱会作由于出身成分好,又稍有点文化功底,年纪轻轻就幸运的进入军委总部核心部门——中革军委总供给部的机要统计员。

这是一项绝对机密的工作。管理全军与总供给部有关的军务实力统计,总供给部机要统计员的业务范围为:进行红军人员、兵力、枪支、马匹、军械、弹药、粮秣的全部实力统计工作,总供给部除杨至诚部长、叶季壮政委外,只有他一个工作人员知道全军的这些绝密数字。

担任这项工作之前,邱经过了国家政治保卫局专门的严格审查并由周恩来副主席批准,也是很早就与总理认识。

长征之前,按邱的说法,
总理一句话让他多活了70年。
由于邱会作掌握了大量我军转移前的机密情况,在极左思想的影响下,加之还未得到上面的绝对信任,为保主力红军顺利突围,避免情报泄露,国家政治保卫局内定是要把他就地处决的。

邱命大福大,行刑路上正好迎面碰到直接领导叶季壮,总理和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叶季壮大吃一惊转问总理,总理也不是很清楚,侧脸看了一眼邓发,邓发也一言不发,用眼神暗示总理“按老规矩处置”。
而邱则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总理,总理想了下,说了句让邱一辈子都绝对难以忘记的话:“还是个孩子,放了吧”。救了邱一命。
 
长征中由于邱兼管中央纵队首长的生活安排,出于对毛主席的崇敬,他对当时还“靠边站”的主席的日常生活照顾有加,与主席产生近距离的交集,始有主席叫他“兴国佬”的由来。

九一三事件之前的庐山会议后,黄吴李邱结伴到主席那里集体作检讨,主席看到邱会作的字写得不错,就云山雾罩的随口说了句:“你邱会作字写得不错,你也可以当国家主席”。吓得邱会作赶忙站起身,脸红脖子粗的慌乱解释一通。

此时的主席已不是在长征时,和他可以一起坐在山坡上聊家常,唤他兴国佬的情境。

长征时他还奉总理安排送军饷给红五军团,周恩来交给他送钱的任务同时,还给了他“游击司令”的委任状(长征当时形势恶劣,总理做好了邱可能回不来的准备),邱会作当时年仅21岁,不仅圆满完成任务,还不失一人一枪地回来了。
总理至此对他欣赏有加。直接表示“邱会作这个人我要定了”。

在中国革命最艰难的时候,邱会作机缘巧合加上自身能力突出,获得了主席、总理的欣赏和喜爱。奠定了其后执掌总后勤部的政治基础。
 

PART

 

抗战时期,邱会作先是在抗大学习,
与张震、余秋里是同学,后任军委供给部部长。
他在担任延安军委供给部部长期间显示了极强的经营管理能力。

军委供给部当时经费紧张,许多开赴前线的将领往往最多只能在他那里领到几百大洋的军费开支,对此有些前线将领对邱有看法:认为他只顾巴结上面,照顾领导生活。的确当年主席窑洞门前常年挂了一大排腊肠(据斯诺回忆)。

为获取军费开支,邱在那个时代就开始在延安大搞第三产业,开饭馆、办旅社,搞边区贸易,整得风生水起,上面极为满意。后来邱任总后勤部长时也把军队农场办的有声有色,老徐思量邱如出身在和平时代可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家。

邱在落难后,抗大的两位同学对他表现了极为不同的态度:张震实际上与他原来虽有交集但关系一般,在张震知道自己即将就任军委副主席前,听说邱当时在北京,自带茅台酒请老同学邱会作吃饭,并坦言邱平反之事他也管不了,但夫人胡敏的待遇问题一定尽力帮他解决;

而当年住在同一口窑洞的江西老乡余秋里,邱回忆在抗大时,为照顾独臂的余秋里,都是他帮余秋里打饭洗衣,而余秋里在80年代就任总政主任时,对上门帮邱申递上访材料的叶选宁说:“你管这些闲事干什么?”
两个抗大同学一冷一热,
晚年落魄的邱会作十分感慨。
 
解放战争时期,邱会作也被派往东北,但没有干他的老本行后勤工作,而是去了东野八纵先后任副政委、政委,与司令黄永胜、段苏权、陈伯钧先后搭班。

邱会作外号“教师爷”的情商的确名不虚传,他与黄永胜、段苏权关系都不错,黄永胜自不用说,段苏权在邱落难后,80年代也积极为邱的事多方奔走。邱还与下属的师长丁盛结了儿女亲家。
 

PART

 

解放后从1959年到1971年,
邱会作在总后当部长长达12之久,历经黄克诚、罗瑞卿、叶剑英、杨成武、黄永胜等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领导,且与他们关系都处得很好,除了能力外,显示了自身极强的人际关系处理水平。

黄克诚当时兼任总后勤部长时,就交待要交班给邱会作。但彭德怀想用洪学智当部长,就试探性问邱:“你觉得和“洪麻子”谁更适合当部长”,邱十分醒目,一下听出彭总的意思,略加思考回答彭总说:“当然洪学智同志比我合适,我没有去过朝鲜,没有组织现代战争条件下后勤工作的经验”。彭总听后非常高兴,对他的态度很满意。

其实建国后,周总理和李富春同志都想让他离开军队,到政府当个国家经委副主任。还特意安排他到苏联去参观考察了一圈。但回来后,邱会作却“耍了赖”,说不愿离开部队,找了罗帅去向总理说情。

在华南分局时,他和叶帅就建立了良好的上下级关系。罗瑞卿工作作风“强势霸气”,几个老帅都不放在眼里,但对邱的工作却相当支持和肯定。与杨成武、黄永胜那是可以说些“政治私房话”的铁杆兄弟关系。后面更有总理这样的什么随便话都能说的“特殊关系”,而总理几乎是他一旦涉及党内政治斗争时的顾问和老师。

文革中,邱会作实际上是军内当权派中最早一批被批斗的,挑头整他的两个第二军医大的红纵女小将也不简单,一个是陶铸的独女陶斯亮,另一个是叶选宁夫人钱戈玲的姐姐钱信莎。

陶铸知道邱被自己女儿整了,又亲眼看在女儿天安门城楼上趁着主席接见红卫兵时,闯入主席的休息室告状,当即搂住也在场的邱会作肩膀,半调侃半愧疚的道歉(陶是邱从东北直至广东的老领导,私交很好),陶向邱承认自己也管不住这个宝贝女儿,陶斯亮只听妈妈曾志的,回去后让曾志好好教育她。最后还轻轻刮了下邱的鼻子。
 
邱会作后来被军内造反派剃了阴阳头,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时,林彪、叶帅及时出手,把他从造反派中抢了出来,还被叶帅安排躲在西山军委重地保护起来。他遭批斗后,聂帅、刘帅等几位元帅得知后也纷纷过来看望,嘘寒问暖,足见他在老帅间人缘极好。

以至后来邱会作向他正宗兴国老乡总政的“肖华”保人时,肖都酸溜溜的说:“你还要找我,你现在是金菩萨,那么多人保你,而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难保。”

 
邱被装入林彪集团,在黄吴李邱中实际上最冤。
邱在1959年彭德怀的庐山事件后,是林彪推荐邱当总后的部长,实际上也是给总理的人情,虽然总理也推荐了他。

邱和林彪虽在四野有交集,但仅为上下级关系。按总理的说法,国务院过去是受过彭德怀主政军委的气的,原来的总后,就知道问总理要这批那,而邱主政总后不但不会过分要求,还主动为总理的国务院分忧。

文革中期,大批军队干部到地方“三支两军”,地方上许多事情处理要靠军队,总后俨然成了小国务院。总理用起邱会作十分顺手和放心,邱也极为尊重和配合总理工作,邱实际上是总理“小圈子”的人。所以才有开篇总理对他的极高评价。
 
对邱,总理是有感情的。
在对“黄吴李邱”实施拘禁当天的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现场,总理还特意安排警卫员通知邱会作到隔壁河北厅单独聊下,邱刚要推门去谈,但被总理卫士长杨德中及时拦下(待在总理身边久了,卫士长的政治敏感度也极高,担心总理一时感情冲动,又被卷进去说不清。这样总理关心的意思到了,杨德中明的违背了首长的意愿,实际却暗中保护了首长。

杨德中的确机敏尽职,所以能在中央警卫局做到90年代,荣升上将退休。)同样也是杨德中当年在总理的安排下,亲自护送陈老总的小儿子陈小鲁(当年与孔丹、秦晓等人为老红卫兵组织西纠的头目,后被中央文革打倒)去东北的39军当兵。总理对陈老总的确是“保到了家”。

但在九一三事件后这么严重的政治敏感关口,对邱会作当时总理最想保,也却不敢、不能保。
当时的总理能做到的只是借讲话中暗示叶帅的女儿叶向真一直关着未放,不是邱会作的原因(邱是叶向真专案组的组长),替邱会作开脱,解除叶帅的误解。

 
PART

 
 
“黄吴李邱四大金刚”,黄永胜由于长期肝硬化,去世较早,80年代就过世了,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死后的追悼活动极为冷清。

而“吴李邱”三个江西老表由于都在2000年后过世,国内政治环境已明显改善。
虽然官方并未给他们平反,但民间对他们的去世表现得极为尊重。

吴法宪在济南去世时,街坊邻居几乎全部出动,主动送别老红军,当地私营老板挺身出钱、出力、出车,提供帮助。

     后排从左至右,依次为李冰天、黄春光、邱路光、吴新潮,“黄吴李邱”后人。

前排为陶斯亮、林立衡、罗东进(陶铸、林彪、罗荣桓后人)


邱会作的追悼会是在北京举办,
由于邱属“刑满释放人员”,原有的政治待遇已被剥夺,当时由于来的人数众多,来者许多级别还较高,邱的儿子为此联系只为部级领导开放的八宝山告别大厅,邱不可能享受这一待遇。邱的儿子只能拿出开国将帅的图册解释,没想到工作人员极为通融,破例同意;

运送灵车的司机听说是邱老将军的后事,
送行时主动特意在天安门、总后办公地点多停留下;火化时工人师傅听说是邱会作的遗体,也未经请示,主动使用党和国家领导人处理遗体的专用设备。体现了普通群众对老红军、老革命的热爱和尊敬。

历史和人民还是给了他们公正客观的评价。

江右龙门 江右龙门


上一篇文章:美国有多少华人? 详细数据出来了    下一篇文章:四大野战军总司令都是元帅 为何副司令的军衔却相对低很多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