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96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199
距离下一等级:101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99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蒲公英之歌(歌词)
某报通讯员赵亦城
捉特务(故事)
 
随机阅读
 
中国开国元勋、功勋一览表
历史解密:遵义会议是中国革命史上最大的阳.
创新作业设计策略
《里程表》第二课时听课
《里程表》第一课时听课
臻美数学——创新作业设计策略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5月
16 2020
 

某报通讯员赵亦城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18 :34:52  阅读( 12 )| 评论( 0 )

         星期一, 7点50分。 年轻而有风度的赵亦城奔办公室来了。 他之所以提前10分钟上班(一般他没有这个习惯),原因是昨天的晚报又发表了他的文章( 而且是仅次于头版头条的重要位置), 早点赶来,是要听听同事们有什么议论。 当然,他知道同事们的读后感八成与往常一样,都是些褒扬的言辞,甜蜜蜜的听100遍都不腻。——现在赵亦城正迈着方步来到办公室的门前,他在门前驻足,点燃了一支香烟。刚要推门,果然听到里边正谈论着他和他的那篇文章呢。 他收回手,侧耳听着。
       “你们叫喳喳的,也能是亦城又有大作啊?” 这是胡会计的声音。亦城看着他刚进去的。听,就参加到谈论中心去了。“来,把报纸递过来 ,我拜读拜读。”
       “ 等等,我没看完呢。” 可能太专注了吧,很轻的声音,赵亦城没听不清是谁。
       “ 先睹为快,来来来,报级递过来!”还是胡会计。“我嗓门大,我读,大家听。”
       “对,胡会计读一遍。” 说这话像莺歌一样好听的,就是丽莺。
       “ 标题是:光天白日,白羊湖畔两歹徒抢劫,港客受害,游客数人如惊鸟逃散。”
        不只是标题吸引的大家,还是胡会计的粗嗓门压住了人们,办公室里突然沉寂无声。
       “ 本报通讯员赵亦城报道:今天上午10时,在西郊旅游区白羊湖畔,两名手持匕首的歹徒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一位回内地观光旅游的女港客, 抢走一个装有4000多元港币、700元多人民币的钱包和一部照相机, 并把女港客的手表、戒指和项链等物一一掠去。其时,附近有多名游客,尽管受害者高喊求救,但他们畏惧邪恶,个个如惊弓之鸟,四处逃散……”
       胡会计几乎一口气读完赵亦城的报道,然后,听见他“拍”的一声把报纸拍在桌面上,一声“他奶奶的”就骂开了。接着,办公室的沸沸扬扬。……
        当里边的议论到了白热化程度时,赵亦城推门了。刹时,双双眼睛“唰”地转过来。
       “大伙早啊!”赵亦城装得若无其事。
       “亦城!……”丽莺走过来要说什么,却只是哆嗦着嘴。
       “我若在场,非陪着老命和这害群之马、亡命之徒拚个鱼死网破不可,他奶奶的!”胡会计真的动气了。
       待胡会计的气消下去,议论的中心又转向赵亦城了。“亦城有俩下子,10时发案,下午就见到报了,抢新闻抢的好快。”“是啊,职业记者恐怕都比不上你了呢。”“……”
       “亦城,谈谈吧,这条新闻你是从哪儿弄到的?”一直还未开腔的许主任在人丛中探出脑袋来问。
       “嘿嘿,这个嘛,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赵亦城见是该自己抖抖的时候了,却故意卖起了关子。他又点起一支香烟,悠悠吐了几个烟圈后,才慢条斯理地说:“星期天,我在家闷的慌,也去白羊湖散心来着。 关于这次抢劫案的报道嘛……之所以抢得快,又之所以写得生动,因为我就在现场,是目击者之一呢,咫尺之间发生的事,我能不一清二楚啊?”
       “你就在现场 ?”徐主任、胡会计和丽莺同时发问。
      “那你是直接目击者咯 ?”大家几乎异口同声。
       “是啊,当然!”赵亦城以为撩起了众人的兴致,颇为得意,正要再作渲染,突然发现气氛不对,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冷峻起来, 像麦芒儿一样扎人。瞧许主任那双眼睛,流露出责备和不满。丽莺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也是满满的失望。而胡会计的眼睛呢,则咄咄逼人,好像要喷出火来……
       “怎么了?”赵亦城颓唐地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心中忐忑:“他们……都怎么了?”
      (作品发表于1996年2月11日《梅江报》)
       某报通讯员赵亦城.jpg

      


上一篇文章:捉特务(故事)    下一篇文章:蒲公英之歌(歌词)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