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98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222
距离下一等级:78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98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六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蒲公英之歌(歌词)
 
随机阅读
 
再见超级丹!
87岁王心刚
张国荣罕见的老照片
多少毒鸡汤,是彻头彻尾的骗局!?
今年最佳讽刺故事 :《 房子 》
善恶报应,一个真实的因果故事!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六章:凄风苦雨
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6月
2 2020
 

平头百姓——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22 :39:54  阅读( 21 )| 评论( 0 )

第五章:家变与“双簧”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宋)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1)一家人,大小七口,毫无尊严、屈辱地活着。鑫长大后习研过国画,曾给这段生活记忆泼墨一幅:一株苦瓜藤,枝叶枯黄,吊着大小七条苦瓜,在凄风苦雨中摇摆……很传神的描绘啊!
       母亲不是娇小姐出身,上有兄长,下有弟妹,打小就帮着家里担水、洗衣带弟妹,早早便是操持家务的一把好手。但突然从城镇幼儿园教师一下子变成赤脚下田的农民,角色转换得太快太突兀,虽然她在努力地适应,但终究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周围冷漠的眼光,旁人的评头品足,指指点点。心中块垒挥之不去,她常常在暗处抹眼泪,委屈与不满与日俱增。与父亲和公公婆婆之间慢慢的有了不和谐之音,磨擦逐日增多。大多的争拗起于生活琐碎之事,争争吵吵也就算了。但彼此政治观点相左,在那个年代,儿子出卖父亲,妻子痛批丈夫,亲人相互揭发,斗到体无完肤,最后夫妻走向陌路,形同水火;兄弟反目成仇,你死我活……凡此种种,今天看来,仍然令人啼笑皆非!生于文革结束后的人,可别怀疑以下内容的真实性。
      

       2)早在“57反右”,到接着“文革”闹腾,父母亲之间就有“革命思想”的分岐,就有“阶级斗争”。父亲一边,出身国民党官宦,家族背景复杂,解放后成分划为富农;母亲出身寒苦,举家在镇上以小商贩为职业,成分划作小商(与贫农一个阶级)。没有各种运动之前,他们是相当恩爱的,郎才女貌,自由恋爱,鼓瑟和鸣。但“伟大”的运动中,父亲成了右派,下放劳动,母亲没有更多去考虑父亲的“冤屈”,私底下认为父亲思想行为一定有问题。她相信组织相信党,不会随便给一位好同志扣帽子。但他们的“阶级斗争”应该还是比较温和的,母亲是顺应形势,有针对性对父亲进行帮扶和教育。几十年后,鑫从巷口老家老屋中的老柜子里,翻出父亲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仍然保留完整的一堆他与母亲的来往书信,证明了这一点。
       从这堆发黄的信札中,鑫顺手抽出一封阅读起来(括号内容为作者注):
╳╳同志(革命性称谓):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我坚决反对你崇洋媚外!这种思想要不得!!月亮不是外国的圆(连续3处感叹号叠加,可见语气之恳切。据考证,文革中各类文件书信感叹号使用频率极高,其次是问号)!!!
       我们每个人都要从灵魂深处拷问自己,我们是否融入了这场运动的滚滚洪流?我们有没有向组织坦白交待思想上的一切问题?……

       算了,这封信的内容就摘录几段吧。其实通篇都是口号,毫无夫妻间的温情问候,更别说卿卿我我,看完全篇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母亲写信的缘由。后经鑫的专门考证,才理出了点头绪。
      

       3)父亲最早“下放”劳动之地,就是盛产名茗黄坑茶那地方,起初运动还是比较理智的,人身自由也限制不严。父亲在农场当了马车夫,每天赶着一匹瘦小的老马,拉着一辆“嘎吱嘎吱”响的马车,往返农场与集市之间,拉些生产资料和柴米油盐。集市就是母亲任教的小镇,因此父亲便有了回家的便利,常常溜回家中帮忙做完一些粗重活,才“嘎吱嘎吱”慢悠悠的回农场去。有时碰上恶劣天气,因回农场的路崎岖难走,中间经常有落石滚下,父亲便可名正言顺以确保“国家财产安全”为由在家呆上半天。
       这个时期,诞生了鑫。
       这件事发生在鑫6个来月大的时候,鑫突然得病,高热,发冷,浑身颤抖打摆子。这种病,上面两个哥也是隔三差五患过,无非就打打针,吃吃药,过几天就好。父亲摸摸鑫的额头叮嘱几句就回农场去了。可接连二天回来都不见鑫有好转,医院已经去过好几回了,父亲这才有点招急!回农场去找了一位场友,这人父母兄弟姐妹全在东南亚及澳门香港,家里有一些进口好药。据说鑫服了这位钟姓伯伯给的一盒八宝惊风散,就慢慢痊愈了。因此,父亲盛赞国外科技好,进口药了得!对国产药品多少有点揶揄之意。
       母亲也许真的政治觉悟就比父亲高一截,或有先见之明,或担心这件事情终究会发酵,写信对父亲给予批评和警告。后来运动深入,父亲这件事被人扒了出来,“崇洋媚外”真成了一条罪状。
       鑫抽空看完了所有信札,基本了解了父母那时段的动态:早期浪漫完美,中期动荡不安,后期茫然无措……
      

       4)终于,一件事成了导火索,让这个家发生了重大改变——父母亲分手了!
       矛盾如果成了一个一个的死结解不开,那么这条布满死结的绳索就捋不顺拉不直;生活中各种问题和压力一个一个的叠加无法化解,那这个家庭将难逃分崩离析厄运。
       母亲作为一个弱女子,因爱株连,随夫被贬。她本能地认为自己出身好,根正苗红,可以融入贫下中农阶层,从而庇佑自己和3个儿子。所以她常常主动与生产队中的贫下中农们打成一片,为了得到认同,甚至不惜放下尊严。这一点父亲十分不满,自己人跑到“敌营”去,这本身就是背叛啊!再说母亲的“屈膝投降”也没任何成效,因此,爷爷奶奶也颇有微词。但母亲坚持己见,我行我素。
       这一天,生产队几乎全队出工挖塘泥,母亲心肺功能弱,父亲私底下叮嘱母亲,别下到塘底,在岸上等着他挖泥上来。可母亲铁心要给干部们看她的“积极表现”,整天都泡在泥塘之中。当晚回来,母亲因受了塘底的寒气,彻夜不眠,咳嗽不止。父亲大发雷霆!第二天,母亲又欲下塘,被父亲扯住,母亲挣扎,父亲一气之下,反推了一把,结果母亲从丈余高处跌落塘中,她自己摸爬着起来,整个人成了“泥鳅”……
       鑫揪心地记得,母亲深身泥垢回来,在家冲刷了半天,换洗干净了,就翻箱倒柜打包行李。当时兄弟三个全在屋里,看着母亲疯子一样的折腾。突然,母亲紧紧抱住鑫,足足半小时不松开,就是哭!然后让大哥二哥各提一个包跟着她,奔村口大道而去。鑫在后面哭着追了一阵,跌了七八次,最后起不来了,才撕心裂肺地喊:“妈妈——别走啊!妈妈——你不要我了啊!——”
       鑫不知道,母亲究竟有没有回头……
      

       5)接下来,就有一个巨大的谜团,让鑫猜不透,父母亲之间,是因为矛盾的堆集导致分手,还是根本就是联合起来演了一出“双簧”?
       母亲带着鑫的二位兄长回到了她出生、成长和曾经任教的小镇,这次回来,她已一无所有,没有工作,没有住所。她只好回了娘家,投靠了鑫的外公外婆。
       鑫也是日后年龄见长,在回忆往事中对母亲的出走,颇感疑惑。他记得,母亲带着二个儿子一同离去,父亲竟没有丝毫的挽留。一连几天奶奶都老泪纵横哭要孙子,他便支使鑫去哄一哄,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好像一切都是商量铺设好似的。
       更大的悬案是,母亲离开后不久,她竟然利用当时的乱局,将她自己和三个儿子的户籍成功迁回城镇。鑫内心思忖,假如父亲这头不作配合,户籍迁移又手续繁多,母亲纵有三头六臂,也怕难如登天。
       虽有诸多疑问,但鑫觉得父母有不可言表的苦衷。直至今日,双亲老迈,鑫也不想再为此事抽丝剥茧了。总之,在母亲离开父亲后,他们离婚的消息就四处传开了!
       母亲带着老大老二,在小镇上靠打零工、临时帮工、石灰窑挑石块、缝纫社安钮扣等等不稳定的工作,苦撑着日子。
       留在父亲身边的老三——鑫,将迎来更凄厉的风暴敲打!
       (敬请关注下一章《凄风苦雨》)

 


上一篇文章: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下一篇文章:平头百姓——第六章:凄风苦雨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