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光辉的空间
                     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最新阅读 |  速读 |  难忘时光 |  悦读 |  心情驿站 |  茶酒人生 |  家教分享 |  家乡 |  2018葡西之旅 |  学习资料 |  家庭教育 |  教学音频画 |  我的收藏 |  高三岁月 |  高三教学 |  高三课件 |  高三试题精选 |  粤版新教材课件 |  粤版新教材教学 |  粤版新教材试题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1055 篇文章   786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丁光辉
学校:罗湖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空间等级:57 >
现有积分:103812
距离下一等级:6188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

 
最新文章
 
心醉深秋( 文:云草)
霜降:秋天的最后一次回眸(转)
变老的时候(转)
“南昌起义”参加者——30位黄埔生名单一.
红色特工郭汝瑰觉得自己快要暴露想撤离,不.
庐山会议上,九位元帅是如何看待彭德怀的?
 
随机阅读
 
十二 和倍、差倍问题
忆已故的父母
最难得的高情商,是听人把话说完
练习11解答
转发:关于举办深圳市小学英语non-fi.
2020-2021年度冬泳13
 
推荐文章
 
2020广州一模(一测)12篇标杆作文、.
2018年感动中国人物!
新学年校历
快看!最全2018高考作文题汇总来了
2018年高考作文题出炉!附专家解读各省.
2018年, 我们拿什么留住教师?

10月
6 2020
 

未来学校怎么样?


   作者:丁光辉 发表时间-20 :54:26  阅读( 17 )| 评论( 0 )

9月15日,经合组织(OECD)发布《回到教育的未来:经合组织关于学校教育的四种图景》(Back to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Four OECD Scenarios for Schooling)报告。该报告是OECD每三年出版一次的“塑造教育趋势”系列(Trends Shaping Education series)的配套卷,重点论述了经合组织对未来学校教育的四种图景,它是对经合组织2001年发布的《未来学校是什么样的?》(What Schools for the Future?)报告的进一步深化。在2001年报告中,经合组织按照主题提出了六种未来教育的图景,包括:健全的官僚体系、扩展市场模式、学校作为核心的社会中心、学校作为学习型组织、学习者网络和网络社会、教师消失。





















今年新发布的这一报告则更新为四种图景,主要对原来后四种图景进行了重构——学习市场的扩展、在连接人们方面日益增长的数字技术投资和作用以及对个性化学习的影响。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图景”按照OECD的解释,指的是一组想象的可选择的未来,它们不包含预测或建议。“想象多种情形,意味着通向未来的道路不仅只有一条,而是很多条”,因此该报告是一个支持教育长期战略思考的工具。









在该报告中,经合组织提出的四种未来学校教育图景具体为:1.学校教育扩展(SCHOOLING EXTENDED);2.教育外包(EDUCATION OUTSOURCED);3.学校作为学习中心(SCHOOLS AS LEARNING HUBS);4.无边界学习(LEARN-AS-YOU-GO)。这四种图景指向未来20年,即到2040年。这四个图景在“目标与功能”、“组织与结构”、“教学工作”、“治理和地缘政治”、“对公共当局的挑战”的方面见下图。
























1
“学校教育扩展”









正规教育的参与继续扩大。国际合作和技术进步支持更加个性化的学习,然而学校教育的结构和过程仍然存在。









在这种图景下,接受正规教育的人数将继续扩大,教育被认为是经济竞争的基础,大多数国家将继续努力普及从幼儿到高等教育,正式文凭依然是生存的主要通行证。另外,学校的官僚性质仍然会继续,许多国家都将重点关注课程,实施共同课程和评估。尽管学生在学习内容方面有很大的选择权,但是要求统一和强制执行标准的压力仍然存在。除了知识和技能外,价值观和态度(例如合作、创业精神)也变得更加重视。









强有力的国际公私合作推动了数字化学习系统的发展,这些系统由各国共享的学习资源和数据提供支持。政府教育机构仍然是决策的主要场所,但随着国际教育机构的权力增加,它们的影响力已经减弱。被认为来自私营部门的成功创新迅速渗透到国家系统中。









在学校里,尽管有创新的空间,但教学组织和师生关系总体上仍然不会改变。但由于采用混合教学方法,课程安排更加灵活。通过学习分析和面部识别技术,可以持续分析教学动态,评估学生的努力和纪律,学生、老师和家长可以得到及时反馈,评估和教学可以同步进行。









学校里的分工更加明显和专业化,一支精简但训练有素的教学团队仍然负责设计学习内容和活动,然后可能由教育机器人和其他员工(自愿/有偿、兼职/全职、面对面或在线),或直接由教育软件实施和监控。像学习数据分析师等新职位将会迅猛增长,他们受聘于学校网络或在其他学习行业。









由于数字化使学生能够更自主地学习,学校的工作人员可以更专注于支持学习者的情感需求和学习动机。教师在课堂上的许多任务可能会局限于应急管理。在这种情况下,促进专业发展和职业结构适应新形势是至关重要的。












2
教育外包









随着社会更加直接地参与到公民教育中来,传统的教育体系也随之瓦解。学习通过更加多样化、私有化和灵活的安排进行,数字技术是关键的驱动因素。









在这一图景下,各种形式的私人和社区计划成为学校教育的替代方案。家长更多地参与孩子的教育,公共系统也在努力应对来自家庭的压力而走向私有化。对于那些购买教育服务的人,以及那些给予不同学习途径市场价值的雇主来说,选择起着关键作用。另外,家庭教育、家教、在线学习和基于社区的教学和学习的混合等组织形式变革实验持续推进。









随着教育外包的深入,传统的官僚治理模式和问责制将大幅减少。此外,为了儿童的最大利益,各国政府可保留通过基线评估确定基准和引导市场经营者的权力。随着教育途径的进一步私有化和个性化,对日益加剧的社会分裂的担忧已成为各国政治中反复出现的一个问题。









专业的学习平台和咨询服务(数字的和面对面的,公共的和私人的)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公司企业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教育事业中来。









个性化的学习方案将得到发展。学习提供者虽然可能有更多种类,但可能不会给学习者带来根本不同的教学和学习经验。所以传统的学校组织文化可能会在这种情况下很好地生存下来,比如教师和学生的角色定位。









公立学校(实体或数字)的工作队伍会有更多不同的教学背景、工作安排、专业和声誉地位,比如独立护理人员、职业顾问、技能市场分析师、私人平台的教育专家等。












3
学校作为学习中心









学校依然存在,但多样化和实验是常态。打开学校“围墙”将学校与社区联系起来,有利于不断变化的学习形式、公民参与和社会创新。









在这一图景下,学校保留了其大部分功能。与此同时,劳动力市场上更为复杂和多样化的能力认可形式将教育和学校从过度的文凭主义压力中解放出来,有可能扭转目前个人学校生涯延长的趋势。









另外,在这一图景下,国际意识和交流加强,但权力转移到体制中分散的部分。地方行动者提出自己的倡议,以实现他们认为重要的价值观。学校被定义为与社区和其他地方服务密切联系的地方。这意味着,一方面,系统不再以统一为基础。另一方面,管理和战略框架(地方、国家、国际)以及有针对性的、预先分配的投资和技术援助支持地方社区的行动,并在社会基础设施薄弱的社区中发挥关键作用。









学校教育以其全面性为特点,以实验和多样性文化为基础,并加强了个性化途径。广泛的学习来源得到认可和重视,正规和非正规学习之间的区别变得模糊。









学校活动是在更广泛的教育规划的背景下规划和设计的,超出了学校自身的界限,形成了灵活的结构(物理基础设施、时间表),以适应数字信息系统支持的混合学习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说,学校是更广泛、动态发展的地方教育生态系统的中心,在相互连接的教育空间网络中规划学习机会。通过这种方式,不同的个人和机构参与者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技能和专业知识,这些技能和专长可以引入来支持学生的学习。









学习建立在由集体和学习者特定需求和本地发展所定义的“可教时刻”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统一和僵化的课程基础上。









教师是不断发展的学习活动的工程师。拥有丰富的教学知识和与多个网络紧密联系的教师是至关重要的。









同时,学校也开放非教学专业人员参与教学。除了教师、社区演员、家长和其他人之外,其他专业人士也将扮演重要角色。另外,博物馆、图书馆、住宿中心、技术中心等外部机构将成为学校重要资源。












4
无边界学习









教育随时随地都在进行。当社会完全依靠机器力量时,正规学习和非正规学习也就没有区分了。









这一图景是建立在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以及物联网的快速发展之上。“免费”的学习机会随处可见,标志着现有课程结构的衰落和学校体系的瓦解。









数字化使人们能够以深入和几乎即时的方式评估和认证知识、技能和态度,不再需要受信任的第三方(如教育机构、私人学习提供者)在认证中的中介作用。随着正规和非正规学习之间的区别消失,以前用于大规模学校基础设施的大量公共资源被解放出来,通过其他途径为其他目的或教育服务。









在这一图景下,所有的学习资源都变得“合法”,人们的教育通过利用集体智慧来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而推进。终身人工智能个人助理可以提出个性化的学习解决方案。









教育、工作和休闲之间的区别变得模糊。企业在招聘过程中使用人工智能应用程序,员工也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应用程序获得信息和获机会,并在工作时继续学习。旧的学校系统的基础设施可能会保留一部分,尽管它的功能更加开放和灵活。









随着实体学校的消亡,可能需要另一种“托儿”安排。在这图景下,数字化和“智能”基础设施有利于创建安全和学习丰富的公共和私人空间。在监控系统的基础上,数字连接、互动的基础设施(如智能游乐场),可以在照顾孩子的同时,向他们建议学习活动和培养行为。









在市场和公民社会中,很难推动政府相对于私人利益的作用。例如,全球数字公司可能在推动学习系统和新的人机界面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但这些公司也可能与各种自下而上的、非营利性的举措共同作用。尽管不是特定的,但这些发展可以在强有力的监管制度范围内发展,例如通过设计确保算法的透明度和道德规范,或者通过公共当局赞助或直接运营的平台(地方、国家或国际)来发展。









在这个随时随地都有丰富学习机会的社会,教学专业人员已经不复存在,个人成为了自己学习的生产者(专业消费者)。与此同时,课堂、讲座和各种形式的辅导可能在线下和线上都很常见,有些是由人类完成的,有些是由机器创造的。









参考文献:



OECD (2020), Back to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Four OECD Scenarios for Schooling, Educational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OECD Publishing, Paris, https://doi.org/10.1787/178ef527-en.









(本文编译自OECD最新报告“Back to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Four OECD Scenarios for Schooling”,图片来源于该报告截图,仅供学习研究使用,转载自: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

上一篇文章:奉劝大家:枸杞和菊花泡茶,医生都难解这强大功效!    下一篇文章:保密局调查国军孟良崮之败: 罪魁非李天霞, 祸首另有其人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