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娟的空间
                     张秀娟的空间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音乐     推荐文章 

李原空间 |  动心时刻 |  每天快乐一点点 |  每天收获一点点 |  有一种印象,与城市同质——写在培训之初 |  光阴的影子 |  世态百相 |  一天二十四小时 |  学校练笔 | 
本博客空间统计:   62 篇文章   28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张秀娟
学校:布心中学
空间等级:15 >
现有积分:699
距离下一等级:1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542

 
最新文章
 
画意迷情周庄游
有一种情谊,乐在途中
以人为本,以恕为道
有一种印象,与城市同质——写在培训之初
8月20日:大姑父的“生基”
7月25日:四位小旅伴
 
随机阅读
 
20181103-04活动记录
20181021夏泳58
20181020夏泳57
20181014夏泳56
20181013骑行记录
找次品
 
推荐文章
 

10月
29 2011
 

画意迷情周庄游


   作者:张秀娟 发表时间-17 :5:21  阅读( 254 )| 评论( 0 )

10月23日,带我们走周庄的是一位张姓女导游。她梳着马辫,皮肤赤红,有着常年带团的干练和精明利落,那一双极大的眼睛总是圆溜溜地转,几乎没有一刻的停顿。

路上,张导花了大量的时间介绍沈万三的故事和沈万三的蹄子,弄得我们都觉得周庄满街都是沈肘子。张导的故事零星说来有:沈万三当年富可敌国,靠的是运珠宝丝绸下南洋,运胭脂水粉和红木回苏州。苏州的市树是香樟树,生女儿种香樟树,等女儿长大出嫁,用香樟树做匣子,装着母亲举毕生之财力为女儿精心准备的珍珠,而皇家嫁女,备的就是夜明珠。生男孩种榉木,书童背着榉木做的书箱,意喻公子要“高举状元”。

张导还说,当年朱镕基在沈万三厅旁边的店家买了三包肘子,提着它们上了富安桥,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接听后在桥上踱来踱去三遍。不久,他的官连升三级,担任了国务院总理。张导反复强调的是,提着“万三肘”过富安桥,好运马上就会来。当然,她的言下之意是,要买肘子,最好就去她介绍的那家去买。 

周庄举世闻名,我曾在2004年来过一次。铁打的周庄,流水的游人。7年后,小桥流水表情依旧,水边的店家却多了更多的小商小贩气息,密如织的游人更没有了与垂柳绿阴应和的宁静。7年前,有一个人让我站在一块写着周庄是采风基地的石牌前留影,说有寄意。那时我不以为然,不觉得写东西采风的事会与我相干。多年后,那人已在我的生活中不再,我却懵懵懂懂地出版了两本书。他是了解我的,我却没有了解他。他觉得已经全然了解我的,事实上他没有。我以为我是可以全然信赖他的,事实上也没有。生活永远不知道它的密码在哪里,我们知道一道流水最终汇入了哪一个大江大河大海,却永远不知道一朵细小的浪花和一粒小水珠最终是在哪里升华。七年前的那个曾和我在双桥前合过影的人啊,你现在又是在哪里过着怎样的日子,你过得宁静幸福吗?

此刻,我和一群同学走在周庄一如昔日的石板路上,我们的欢声笑语混入了这个小镇的吵杂和热闹。路还是平平常常的路,街角还是平平常常的街角,因为与不同的人来过,让它肌肤下的血肉感究竟也是不同的。路还是往昔的路,街角还是昔日的街角,小巷还是当年的小巷,每个个体的生命却不知来到人生的哪个驿站了,再走一遍已不是原来那个了。石板路静静地承载着每个人的重量,却不知道在上面走过的一些难忘,一些怀想,一些伤痛,一些无奈和一些新的企盼。每个人的旧心事和新心事啊,都有源头,有轨迹,却不知道它继续的流向。或许,一切,道尽“古石苍松见贞性,行人流水皆天机”。

张导赶集一般把我们带进了周庄的张厅。介绍了会客的厅,内人女眷活动的堂。我只能走马观花地记下一些东西:没有依靠的椅子,连接阁楼的走马楼,沈万三厅大楼前雕刻的人生三宝“灵芝、蝙蝠、元宝”,“积厚流光”的“流”字别有用心的少一点,对联“翠竹黄花皆佛性,白云流水是禅心。”百赐百“寿”“福”“喜”“禄”图……最叫人感慨的是朱元璋玩沈万三于股掌之间(如朱帝掷了一个铜板给沈万三,让他在一个月后以对合利的方式付给自己,出来的数字是53687个铜板)和沈万三的后人和财富再无觅处的故事。多少煊赫事,成了墙上悬挂的文字;多少挣扎的红尘,成了茶余话后的谈笑。今人看古人,如此;来人看今人,如此。正道是“古今来色色形形无非是戏,天地间奇奇怪怪何必认真。”因为懂得,我们更要“仰望星空,脚踢实地。”快乐幸福每一天。

后来,我们还去了“万月中秋分外妍,千年圣僧传佛典”的南湖胜境,没想到写“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水则灵。”的刘禹锡就在这靠山面湖的地方居住过。

我和熊荣姐、奚闪妹还去了“见怪不怪怪,无中生有有”的怪楼,都是用视觉效果制造的以假乱真现象。在幻听室,几十平方米的屋子成了暗室,黑漆如深夜,我们十几个游客都戴上了耳机,听着魍魉鬼魅的声音挟着恐怖的气息,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逼到你面前,那声音后面随时伸出一双手要掐住你的脖子,挖你的心一般,熊荣姐竟然吓得尖叫,脚猛跺。我本不怕,也被她吓怕了,也跟着尖叫。荣姐不叫了,我想,如果要叫到灯不知何时亮起自己会不会成傻子啦,又吓得不敢叫了,赶紧换一种思路,用编故事的方法顺着声音编情节,这样,非但不可怕,居然有趣起来。出来后,在黑房子里一直没发出任何声音的奚闪妹说她一听到声音的来源,头就立即往哪里逮,俨然一个“声音猎人。”我猛夸80后比70后60后强多了,一低头,却看见自己的右脚黑色鞋面,蒙上五六个重叠的脚印,可怜的鞋啊,原来是熊荣姐在屋里像跺芋头一般跺上去的。

吃中餐的时间,我们16人分成两桌,我们的大务总管负责点菜。他拿着菜牌在手中,民主地问:“你们吃不吃马三蹄啊?”没人理他,都自顾做自的事,或去“解放”的,或去找茶水,或照镜子整妆发的,我没事干,就看着总管为人民服务。“你们吃不吃马三蹄啊?”总管又说了一遍。我才回过神了,立即“哈哈哈”狂笑。总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提醒他再看一下菜牌。他立即又民主地问:“快快快,你们吃不吃‘马上蹄’啊?”哈哈哈,可怜的“万三蹄”啊,奋蹄了几十年,今朝先是被人喊成“马三蹄”,现在又成“马上提”了,敢情要与朱总理学习了。从此,我们的总管就和“马上提”结缘了。

本来今天的购物景点是一个,张导为了让我们开眼界又带去了一个卖珍宝的。一下车,就被引进一个小室,室里围着四面墙壁摆开的沙发上横七竖八坐瘫了好多年轻人,满脸的无所谓状。一会儿,一位女解说员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貔貅,故弄玄虚把一分钟可以讲完的话通过拉我们互动讲了五六分钟长,比如“摸摸貔貅的头,一世不用穷……貔貅的哪里不能摸啊?对!是屁股眼和眼睛。”言语互动过程中,有位小男生进来对女讲解员说:“你讲得好,经理要来看你们,给你发红包,给你们也发奖品。”

女解讲员立即问大家:“等会儿经理来了,你们好好配合好不好啊?”

奚闪说:“好,要回扣!”全场大笑。

女解说员看上去更来劲了,她又要求来个肌体互动,说:“摸摸貔貅的牙,金银财宝往家里抓。对于打麻将的人很管用噢。谁要上来摸摸?”有一位胖胖戴着眼镜的小年轻被推攘上来探手去摸了摸貔貅的牙。

女解讲员又号召:“经理就来了,你们好好配合好不好啊?”

我说:“好,但我们要先摸摸他的牙!”全场哄笑。

经理进来了,原来是一个长得很有几分姿色的女郎。说自己是这里的老板的女儿,从缅甸回来,为爷爷贺寿要百家福……她和其他工作人员合唱的双簧太跛脚了,破淀百出。这也是我多年第一次见到的如此“唱戏”的。不过,也有人在店里买东西了,慨然买上了,就是好东西吧,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买个心里舒服就成。

晚饭,在周庄附近吃农家菜。“美食王”和班长、周主任合力点菜,为我们精彩的旅程再添趣味。

回到上海,华灯璀璨,那些悬在空中的楼房啊,悬着一个城市的生活形式。我们几十位来自深圳的同窗,在短短两周的学习考察过程中,留下了美好,带走了温馨,收获了情谊……

 


上一篇文章:有一种情谊,乐在途中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
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文锦中路螺岭小学综合楼7楼